“三妈叫兽”与北大
2011-11-13 06:28:55
  • 0
  • 128
  • 5334

 

看来网络这个平台永远寂寞不下来的,这不,忽然间瞧见一个新词:“三妈叫兽”。老夫一下子就坠入云里雾里,找不到北了。以前有网络新典故,“兆山羡鬼”、“秋雨含泪”,这“三妈叫兽”又是何种典故呢?

 

费了些时间去搜索,这才弄明白,原来北大的孔庆东教授又发飙了,他在自己的微博上敲打一段文字:“一分钟前,《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骚扰要采访我,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孔和尚斩钉截铁答复了一个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孔和尚顿时招来一片讨伐,对此,孔和尚面不改色心不跳,继续反击道:“刷刷拉黑,真他妈的过瘾!狗娃们,继续上呀!”那精神,大概《水浒传》里那个挑衅杨志的牛二也得自叹弗如了。

 

孔和尚的成名,大抵因其肆无忌惮的复辟言论以及口无遮拦的豪骂,且总有官方掌控的电视台帮他张扬,除了省市电视台常有客串之外,比如那个V1.CN简直就是“孔家店”,特设《孔和尚有话说》专栏系主打品牌。这说明孔和尚至少有恃无恐,不似许多庄重的网站,如北大的《天益社区》,正儿八经玩学术,却被驱赶到高墙之外去了。这说明,孔和尚毕竟属于“小骂大帮忙,权力需要这类货色作另类捧场的。否则,胡总书记号召大反“三俗”,难道这等粗言烂语还算高雅不成?如今官场与民间早就形同冰炭,价值观已经拧巴了,草根一族视作低俗的,官家认为高雅;草根觉得高雅的,官家认作低俗,大概并不是天方夜谭。

 

直观孔和尚表演的机会不多,缘由在于只怕胃里的东西涌出来。印象深刻的唯有南非世界杯时拉下脸训斥黄健翔、李承鹏,捍卫朝鲜,那种“叭儿狗比它的主子更严厉”的神态活灵活现。但似乎还没看见犯贱犯到如今这种地步的,新典故“三妈叫兽”再次证明了网民之创造力。

 

只是还有纳闷,孔和尚癫狂至此必有隐情,否则人家只不过联系采访就激怒成这样,也忒不近情理了!再上网搜索,终于找到一段“据知情人透露”的说道,说是记者先传过去一个采访提纲,内有:

 

“1、您一直称自己是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在一些著作和文章中对孔子和儒家文化都非常尊崇。我们还记得,在文革中红卫兵挖了孔家的主(祖)坟,砸了孔林;72年全国又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批林批孔运动。请问您对红卫兵挖孔家主(祖)坟和文革期间的批林批孔运动有何评价?

“ 2、您曾经在第一视频讲过:有的人很崇拜美国,人家美国还不要你呢,因为你不是你美国爷爷日出来的。有读者问,孔教授一直很推崇朝鲜,那么按孔教授的逻辑推理,可否这样说:你崇拜朝鲜,人家朝鲜还不要你呢,因为你不是你金爷爷日出来的。有的读者还给你起了个绰号,叫金三孔。您对此有何感想?

“3、文革中所有文艺作品和出版物都是以‘集体创作’的名义发表,谁要想以个人名义发表会以‘资产阶级成名成家思想’受到批判,没有版税,没有稿费。孔教授著作等身,请问您的著作和文章是以创作组的名义发表的还是个人名义发表?是否有版税和稿费?……”

 

看来孔和尚所谓“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并非没来由,这三个问题都足以把孔和尚噎死,都是以孔和尚之矛直戳孔和尚命门,爆出“三妈”来已经算是按捺得很,照其过往逻辑,比如李承鹏那次极轻微的“冒犯”就遭他一轮重炮猛轰以捍卫金家王朝,这回“三妈”确实可以算很礼貌了。

 

网民之喧嚣声中,自然不乏兼顾北大的指责,意即如此“下三滥”还能充当北大教授,可见北大已经堕落到何种地步。也有辩护者,认为北大历来“兼容并包”,留着孔和尚由着他继续“叫”仍有其传统延续之因素。

 

辩护者大约忽略了,北大早就沦落成党训班了,哪里还有什么“兼容并包”啊!毛太祖之党卫军刚开进北京城不久,荣任北大校长的马寅初,上任伊始就废掉那个暑假,组织教职员进行“政治学习”以改造思想。然后上报老周邀功,还邀聘毛等十人兼北大教师。结果是邀聘碰了一鼻子灰,“政治学习”却正中老毛下怀,迅即批示推广,教育部成立“京津高等学校教师学习委员会”,仅北京市20余所高校就有教师3000余人被组织“政治学习”,老周奉旨前往训话,一场彻底改造知识分子的大规模群众运动推向全国,主旨在确立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绝对指导地位,“兼容并包”从此成为罪状。

 

当年蔡元培从德国洪堡大学沿袭过来的“兼容并包”缘起于陈独秀被任命北大文科学长。激进派主要是学生雀跃之,稳健派则极力反对。蔡氏一方面造假,以陈氏假履历呈报教育部:“陈独秀,安徽怀宁县人,日本东京日本大学毕业,曾任芜湖安徽公学教务长、安徽高等学校校长。”陈氏几次东渡形同旅游,根本未入“东京日本大学”乃至任何全日制学校校门,遑论“毕业”?在安徽公学也只是挂个教师虚名,实则制造炸药搞暗杀,哪里当过“教育长”?即使“安徽高等学校校长”也不过暂时填空,马其旭一到任即物归原主挪屁股坐到教育长板凳上去了。

 

但陈氏自有其长处,走马上任便自行其是,突出的作为一是把《新青年》搬到北大来办;二是将历来不入大雅之堂的《元曲》设为文科科目;三是招聘胡适来北大并取代自己当文科学长,不肯的话也要当教授,可自定科目开课。轰轰烈烈的白话文运动也即随着胡适到任而兴起。蔡氏自叙其主张谓:“仿世界各大学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无论有何种学派,苟其言之有理,持之有故,尚不适臬然淘汰之命运,虽彼此相反,而悉听其自由发展。”

 

可见这个“兼容并包”之内涵在于各学派“悉听其自由发展”,当然不存在“绝对指导地位”的东西。即便是陈氏乐于嫖娼,某次竟因与某学生争一妓打了起来,还抓伤此妓私处,遭报纸曝光,影响极坏。即便如此,蔡氏也力排众议不肯除名,谓“人才至为难得,若求全责备,则学校殆难成立”。迫于舆论,不得已折中免去陈氏文科学长职务,仍留北大任教。只是陈氏自己开拔离开北大,后来密会苏俄特务维经斯基,秉承其意旨玩起“建党伟业”来了,那是后话。却可见蔡元培氏之“兼容并包”,实在是学术自由的人事保障。

 

一党专制在中国成功实践,早就没有“兼容并包”的余地了,略去太祖七年之前那些改造、运动不算,太祖八年之“引蛇出洞”,北大热闹了一阵。有“五四新文化运动”这碗酒垫底,血气方刚的莘莘学子积极投身运动之中,与他们的前辈相反,当初的反政府如今成拥护党,响应号召提意见或建议。结果并不妙,以林昭、林希翎、谭天荣为代表的716名“右派分子”,被处死的有7人,“被迫害致死”的不详。“兼容并包”延续到这种地步,你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但看北大那些宣传,例如百年纪念,毫无廉耻地大谈“光荣传统”,反右,“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都淡化归零。如果我们知道1376年,教会大学牛津的教士学者约翰.威克利夫掀起反对罗马教廷的思潮,最终导致宗教改革。牛津大学以学术自由为说辞,坚决顶住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的审判令,否认教皇有将自己的教师送上宗教法庭的权力,保住威克利夫直至寿终正寝。蔡元培也曾四出奔走,直至将“五四”被捕的闹事学生救出。毛朝开始,北大就成了权力戕害自己的师生的帮凶!谈何“光荣传统”?

 

前面已经说过,如今的“三妈叫兽”在权力的庇护下放肆地在官办传媒平台上骂街,其鄙俗程度,就连街头泼妇也望尘莫及。不说别的,胡总书记当年视察北大提出“讲文明、树新风”;北大书记闵维方在人民网夸夸其谈北大要求学生“学习和生活要文明,这个包括他的举止、言行要文明”,老师是否例外?“三妈叫兽”是否可以不照此行事?抑或孔和尚就是北大的“文明”楷模?说什么“兼容并包”传统,何以容不下张维迎、贺卫方?大抵因为他们不会说粗言烂语,不符合北大式“文明”标准?

 

早些日子凤凰卫视王鲁湘预报说《世纪大讲堂》要请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博士主讲,片花介绍有饶毅说有人要拿他当敌对分子办理之语,别的没记住。因为9月24日那场饶毅答“钱学森之问”我看了,就兴致勃勃等这场。谁知到时候非但没有饶毅说事,就连王鲁湘也人间蒸发了,此后再也没瞧见王氏露脸。谁都知道凤凰卫视乃是权力之统战工具,像阮次山那类肉麻煽情客,无论遭多少非议他们是越混越得意的。反之,像杨锦麟这类有脑人士,却越来越少,此番不见了王鲁湘,是否有他的母校在发威?大学已经成了衙门,权力要把无耻进行到底,需要“三妈叫兽”这类活宝跳梁,孔和尚骂街越骂越出格,好像也不奇怪。(2011-11-12)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