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旧迎新说韩寒请输入文章标题,最多30个汉字
2011-12-31 22:41:11
  • 0
  • 112
  • 4712

冬至一过,小韩寒连续发表三篇博文《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直接面对当下热议的政治话题表态,引发众议。网上扫一眼,发现不但官方喉舌《环球时报》发文捧场,而且名人易中天、笑蜀、何清涟、杨恒均、李承鹏等都发了表明观点的文字。

 

小韩寒的话题与观点,其实都不新鲜。因为“革命还是改良”、“民主和自由”这类话题吵吵已经百多年了,梁启超、胡适他们那代人都唠叨了一辈子,有网络以后就更热闹。例如“网络四大汉奸”之一的芦笛先生,十年来就一直在说民主“恩赐论”、“让步论”,认为:“社会进步必须靠统治者的让步才能实现。”韩寒的述说基本上只是老芦观点之复述,差异仅在对象:老芦主要敲打统治者劝说他们让步;韩寒主要敲打被统治者劝说他们别胡闹。这也难怪,韩寒已经跻身“先富起来”那个族群,老芦仍靠薪资度日,著述不够快餐化,卖不出韩著那么多“润笔”来。既得利益决定行文笔调也是合逻辑的。

 

之所以现在“韩说”会引起热议,盖因中国社会不公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例如2008年时出过两个惊世骇俗的文件,其一是那篇《宪章》,呼吁民主宪政,主笔被判决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获重刑;二是自称“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发出的《告全国人民书》,直白地宣称:“对于这些腐败的党内官僚、资产阶级,我们造反有理。”未闻主事者遭遇如何。两篇文字堪称从“极右”到“极左”,共识则是都讨伐中国近来二三十年愈演愈烈的官僚特权和腐败。在民间,几乎任何场合你都能听到对权贵阶层的谴责乃至詈骂,所谓“群体事件”此起彼伏。人们对社会分裂的担心加剧,“革命还是改良”才会获得如此广泛的关注。

 

韩寒这回喷洒的是“阻燃剂”,有利于让干柴烧不着火的。《环球时报》所发北大教授张颐武的文章:《韩寒化蛹为蝶,超越“左”与“右”》,很显然,所谓“超越‘左’与‘右’”,根本在于扬弃了前面提及的“共识”,有利于权力的“维稳”,亦即保全官僚特权和腐败,得夸奖就不奇怪。例如韩文称“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这就替“代表论”张目了。且不说八千万只是13亿的十六分之一,其中得以跻身官僚集团各级成员的也不过千万而已,所构成金字塔结构又是外人不得问津的,“它就是人民本身”?撇开贪官不说,庞大的统治机器本身就是腐败,体制腐败。

 

小韩话说得有点离谱的,还有所谓“一切能用钱解决的社会矛盾都不算什么矛盾”,显然幼稚可笑。古往今来,所有革命皆源于经济利益失衡,统治者不能或不愿“用钱解决”社会矛盾,惹出革命野火来。倘若朝廷免税了,还轮得到李闯王来“不纳粮”么?所谓“共产主义”亦不过平均分钱的主义,假如资本家把所有的利润都给工人发奖金,自己去喝西北风,还用得着马克思那么辛苦去写《资本论》么?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资产阶级不肯用钱来解决社会矛盾,所以无产阶级就该用暴力去抢钱,交给革命家任由他们分配。

 

其实梁启超早在1902年就写了《释革》,把“革命”的本质基本说明白了。我也赞同:“革命”,除了“官逼民反”尚有些许可同情之处外,实在是祸国殃民的烂事,也是野心家、阴谋家得逞的最佳选择。恩格斯晚年就断言“在一切稍微长久的革命时期中,广大的人民群众很容易轻信那些拼命挤到前面来的少数人的纯粹的欺蒙”,革命领袖就是这类政治骗子,骗得人越多、越持久,就越伟大,死了还得做成木乃伊(不说腊肉),延续古埃及法老之残梦。号称人类史上最伟大的革命,除了造就饿殍、冤魂之外还打造木乃伊,还能指望革命干出啥好事情来?

 

独裁专制与民主宪政之间,并无楚河汉界,其间过渡是渐进的模糊的,君主制可以立宪民主,如英国、日本、西班牙等数十国皆属安宁祥和的王国,即使仍属殖民地的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也乐不思蜀,全然不想“民族要独立”这档子事有多辉煌;偏偏人类最严酷的独裁专制恰都是共和制的产物: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波尔布特、直至萨达姆、卡扎菲,近百年来人类历史演绎的最荒诞的独裁惨剧,当今世界那些民不聊生的祸乱之国,全都是共和国!我们如果承认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就应该意识到“革命”的虚伪本质,它实在只是改朝换代的时髦说道,只是灾难的序幕,不可能具有任何历史进步的意义。

 

但反对革命不等于反对民间的抗争,似老芦主张的那样等着统治者“恩赐”、“让步”,即便“千年等一回”也未必会如愿。在我看来,抗争本身就是行使民主权利,就像美国新近的“占领华尔街”,而非革命行为。韩文提及的“天鹅绒革命”,若无1948、1956、1968年那些典型事件所代表的东欧各国人民的抗争,以及“翻越柏林墙”等另一种抗争,能长出“天鹅绒”来吗?至于韩文重弹“素质论”老调,就更没谱。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完美的民主”,民主体制就是不完美,所以才需要民众有权随时监督、修理统治者;只有专制独裁才会自认“完美”,如北朝鲜之肉麻高歌,如委员长信誓旦旦“五个不搞”。

 

而民众的素质也只有在民主体制下才有可能提高,尤其宪政民主奉行依法治国,诚信守法为最高准则,民众素质这才有提高的可能。专制制度靠暴力维持,法律只是权力的婢女,需要伪善和谎言作润滑剂,自上而下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民众素质只能江河日下。关于此,欧洲的启蒙大师们早就有论述,无须我多言。无论英国的“光荣革命”抑或美国的立宪,彼时民众素质都低得可怜,是宪政民主捍卫了每一个人的尊严,民众素质才逐渐蒸蒸日上的。谁若指望一个人权缺失的社会,其成员会具备高素质,脑子一定进水了。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中国素质最低的人群恰是那些自诩为精英的“知道分子”,他们为分一杯羹匍匐在权力脚下,甚至做得出“兆山羡鬼”、“秋雨含泪”那档子下三滥的事情来,这类货色多了倒是确实祸害匪浅的。

 

近日广东那场“乌坎事件”,据悉因官府让步而大致圆满解决。问题是,若无乌坎村民集体抗争,官府能让步么?又向谁让什么步呢?中国的百姓历来就是最听话的,也是最容易满足的,就连鲁迅也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如果连他们也不得不起来抗争,搞到兔子都张嘴咬人,可见官府欺负人到了何种地步!我倒是觉得,此事之和平解决,多少也显示出某些进步。无妨调整一下认识:民众要为自己的利益抗争,官府别欺人太甚,倒不失为民主的开端的。

 

就算小韩寒说的还有几分道理,也没抓住要害。前面已经说过,中国谈“革命还是改良”、“民主和自由”已经百余年了,这锅不断加水的老汤无论咋煮都不过如此而已,煮不出任何新意思来的。扯什么革命啊、民主啊、自由啊都不合时宜,现在中国的问题根子在于诚信缺失,执政党自己制定的宪法自己就不遵守,何以服众?花言巧语地为违法执法诡辩或许能得逞一时,绝不可能得逞于久远。无论韩寒们如何蔑视中国的芸芸众生如一群憨大,他们至少现在开始为自己的切身利益敢于抗争了,民主由此而起,自由由此萌发,倘若统治者继续维系自己的傲慢与偏见,没准革命也会爆发,尽管我也不希望看到。

 

2012的钟声就要敲响,辞旧迎新是人间正道。祝大家新年快乐!(2011.12.29起笔于北京;31日收笔于南宁)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