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脑子进水了?
2012-08-03 11:51:24
  • 0
  • 0
  • 1.09 万

 

在央视1套晚间新闻里播放了国际羽联宣布取消比赛资格的四对女双选手,其中包括中国选手于洋、王晓理。主持人咨询央视名嘴白岩松的观点,答曰:“我这次是感到非常非常遗憾,甚至是愤怒。的确是在几十分钟前,我们在官网上看到这个事情,这涉及到两对韩国女双选手,然后是一对印度尼西亚选手和一对中国选手。我也看到现在许多人开始抡起道德的大棒往运动员身上打,说她们故意输球啊!太没有体育精神等等。”“但是如果要是让羽联包括组委一些老爷们所定下的荒唐的规则,最后这里巨大的问题和责任却让运动员们来承担的话,那么我觉得一切都是不合理的。”“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羽毛球在过去单项比赛都是根据排名来进行单轮淘汰赛的,选手们不断往前汇合,这样同国选手遇到就很正常,但这次有些人说让更多人多打些比赛啊!这就分成了小组,这一分成小组赛制就跟过去完全不一样,而且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惯例。”“这就会出现两个本国选手提前火拼的情况,所以我们在骂我们选手的时候,可以做一个这样的想象,如果不骂的话,那么能怎样呢?玩命地在小组已经出线的情况下拿自己最大的精力去赢自己不一定能赢的对手,而目的是跟自己另一对本国选手碰上,然后再把其中一对干掉,你觉得这是傻啊?还是脑子进水了?我想真正傻和脑子进水的是这个不合理的规则的制定。因此我觉得中国要上诉,我也不希望这是最后的一个结果,即便是的话,也应该去改变未来的规则,任何不赢却可以获利的规则一定是糟糕的,而不应该仅仅去谴责个人。”

 

过去曾听说白岩松说了些人话,比如为伦敦奥运当火炬手时说的:“我也关注奥运,也希望中国队能在传统优势项目之外取得新的突破,但是我不会用‘更多的金牌’来获得惊喜,我希望的是,在后北京奥运时代,中国体育人的观念有改变,即使是参赛的运动员,能以更开放、更轻松的姿态投身到奥运里面就很棒了。”便以为白岩松是个明白人,这回发现并非如此。何也?当事件已经发生,要做评判你首先必然选择是站在公平与正义这边,还是站在团队与金牌那边?白岩松选择了后者,现在说的话完全没有“更开放、更轻松的姿态”,而是“非常非常遗憾,甚至是愤怒”。他依旧以“更多的金牌”作为评判比赛的准则,因为打假球的目的无非不过多拿一块奖牌,至少不符合他提倡的:“关注健康的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金牌才是该有的认知。”要说脑子进水,白岩松显然比“这个不合理的规则的制定”者更甚,那些人至少不会替打假球的行为诡辩,而白岩松则赤膊上阵慷慨激昂地为操纵比赛的丑恶行径叫魂!

 

白岩松混淆视听之一:奥运规则除了团体赛是集体性质的比赛之外,其余赛事比如女双,是以两人组合为竞技单元的,不是以中国队为竞技单元。团体赛中教练当然可以“田忌赛马”,以利益最大化为原则安排队员出赛场别与次数。但在单项赛事中,竞技单元就是个人或组合,不是哪个队或哪个国家,不可能因竞技单元属国而调整。“两个本国选手提前火并的情况”不是规则必须考虑的因素,轮到你火并就得拼,即使进入淘汰赛就拼也活该,你的竞技单元是于、王两人,不是中国队。A组第一就得拼C组第二、C组第一就得拼A组第二,韩国两对选手就面临可能拼掉一个的局面概率更高,难道能调整?白氏在此搅合毫无道理。之二:规则无论多么混蛋,成立了就得遵守,中国羽联也认可此项规定了的,当然必须照规则行事。至于它有多少混蛋之处,可以提出修改建议或意见,但在新的规则出来之前,本规则必须严格遵守。白氏拿规则合理性说事同样毫无道理。之三:没有任何规则允许打假球的,白氏说道之真谛在“打假球有理”,属于混蛋逻辑。

 

看实况转播,于洋、王晓理故意输球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缘由固然在于同一个半区另一对中国选手已获D组第二,为了避免半决赛时相碰,她们奉命输球也争A组第二,这样就进入另一个半区极有希望都进决赛,多拿一块奖牌。这里说“奉命”是有根据的,李永波早就以“运筹帷幄”而著名,雅典奥运时他就坦承:“张宁状态要更好,关键是对阵张海丽战绩也不错,所以第一局结束时就让周密不要拼了,使张宁保留体力拼决赛。”操纵比赛算是“体育精神”抑或“金牌精神”?只是这场比赛简直惨不忍睹,完全无视现场六千观众与亿万电视观众的尊严与感受,第一局竟然连完整的回合都没几个,简直就是初学打羽毛球的小孩子!可悲的是她们的对手韩国组合,为了将于、王组合送上A组第一,以避开C组韩国头牌组合,她们竟然也跟着玩起故意输球的把戏来,却又不如中国人脸皮够厚手段出格,最终仍以2:0赢了球。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打硬拼,至少不至于落到消极比赛被取消资格的境地。裁判干预及观众嘘声皆无果,直至场外监督两次进场警告,第二局才玩了些“回合秀”出来。

 

韩国人确实蠢,在于、王组合如愿输球后一小时,C组最后一场开赛,韩国组合河贞恩、金旼贞对阵印尼组合波莉、乔哈里。两对选手都已经获得出线权,本场比赛谁获得C组第一,谁就要在1/4决赛中跟已获A组第二的于、王组合硬拼。这可是世界排名第一、本届奥运会女双冠军的热门组合,这两对组合显然都想避开强敌,于是奥羽女双又上演输球比赛。而且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直至比赛监督出示黑牌,威胁要取消双方的比赛资格,才勉强让输球游戏玩得不那么露骨。问题在于,在已知另一对韩国选手已获A组第一的情况下,这一组韩国选手若争得C组第二,岂不是一开始淘汰赛她们就得交锋,必有一组被淘汰,韩国人宁可“自相残杀”也不愿分别迎战中国、印尼组合,底气不足?

 

这一切皆因一对中国组合意外失利屈居D组第二而引发,若按赛制安排她们如获D组第一就进了下半区,不存在半决赛相遇的情况。是田、赵组合未能如愿获得D组第一才导致,始作俑者并非赛制而是中国队自己!而且,光说奥运羽球首次改规则、首次使用取消资格处罚是不完整的,世界级比赛被“涂鸦”到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何尝不是首次?更吊诡的是,三组强劲对手被处罚出局,还剩一组的中国队显然成为获益最大的球队!白岩松所谓“不赢却可以获利”恰恰是中国队,难道于、王组合故意输球不正是为了“不赢却可以获利”吗?

 

另一方面,无论规则有多不完善留下多少空子给“不赢却可以获利”者去钻,它都没有鼓励输球的条款,白氏喋喋不休“跟自己另一对本国选手碰上”并非规则导致,而是“另一对本国选手”输球才引起, “拿自己最大的精力去赢自己不一定能赢的对手”也是自己造成的,理当自己承受。既然愿赌那就服输,就连赌场之道也不能容忍输了就“耍老千”的,中国羽毛球队的决策者已经堕落到连赌徒也不齿的地步,我不知道白先生振振有词辩护些啥。操纵比赛就是邪恶,早就该采取“零容忍”的措施,世界羽联的错误就是处罚来得晚了点,如果当场就宣布取消双方比赛资格,下一场假球根本打不起来。

 

制定规则理应预先防堵漏洞,这是世界羽联理应承担的责任。事件发生后,其第一副主席派山第一时间向公众道歉:“这种事发生在奥运会,我公开向每一位人士诚意地道歉,我也感到很不高兴。”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羽联应该为打假球者买单,派山还说:“这是一项令人深感羞耻的事,我非常不喜欢看到这种事发生,这有失体育精神的作风。”世界羽联秘书长托马斯·伦丁说:“她们被指控违反了世界羽联球员行为守则第4.5和第4.6条,即‘没有尽全力去赢得比赛’,和‘在场上的行为明显有害于羽毛球运动’。”《奥林匹克宪章》也将公平竞争列为奥运精神的非常重要因素,连同“更快、更高、更强”之精神,绝对是每届奥运会运动员、裁判员、教练员誓词里不可或缺的内容,背叛这些基本守则和誓词的行为,难道还有什么可以诡辩的余地么?美国媒体报道现任IOC(国际奥委会)副总裁、世界羽联前主席克雷格·雷迪的意见:“体育就是竞争。如果你失去了求胜心,那这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你绝不能允许运动员在这样的比赛中出现如此恶劣的行为。所以他们这个决定很好。”为了维护奥林匹克精神免遭没完没了的玷污,世界羽联决定予以剥夺赛权的处罚是伸张公平正义、维护赛场清洁的无可非议之举,它无疑具有惩戒效力,对本届奥运会圆满成功以及今后的比赛帮助极大。唯一的遗憾是它放弃了对中国羽联的追究,等于放弃了对操作比赛决策者的追究,这对于运动员倒是确确实实不公平。

 

事实上,中国的体育事业早已成为党的一项政治任务,体育精神一直处于服从政治需要的地步。当年,为了讨好金日成,中国女乒奉命让球使朝鲜选手获得世界冠军奖杯;为了拉拢铁托,中国男乒选手同样奉命让球,结果导致斯蒂潘契奇怒摔球拍,他认为这是侮辱他人格的卑鄙行径,绝不能容忍。此乃巨大冰山的一个小角,沉在水面下还有多少污泥浊水我们或许永远没法弄清楚。鉴于金牌尤其是奥运金牌有助于我党调动民族主义凝聚力,有利于维护权势团伙的统治地位,它成了全民喧嚣的核心。中国的“举国体制”根本就与体育精神、体育道德背道而驰,与民间群众性的体育活动毫无关联,它完全采取前苏联的经验,不惜万金,选拔苗子进行非人道的苦练。当初周恩来亲自操盘,请来号称“魔鬼教练”的大松博文,将日本武士道那一套法西斯训练手段美化成“大运动量训练”,运动员简直就成了非人折磨的对象,为的只是争金夺银,夺得如愿能使官僚政绩添彩者便可以出人头地,否则只能落下伤病残疾,悲惨故事多了去。时至今日,某些冠军外婆去世不敢告知、母亲患癌症隐瞒多年、多少年未能与家人谋面等等反人性悖常伦的遭遇仍被拿来作正面宣传,可见这个权力已经冷漠到何种地步。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先生当年雅典奥运会期间恰在加拿大,有感而发写了篇文章《谁是体育大国》,文中说加拿大人对奥运会的关心似乎并不热切,并不在乎谁拿了多少金牌。但他们自己天天都在进行体育运动,跑步、游泳、打球、划船;冬季则溜冰、滑雪等,应有尽有。加拿大的公共绿地、体育设施众多,大部分对公众免费开放,加拿大人不分贫富皆可自由使用。体育“不是展现国家强盛的工具,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所有国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实实在在的一部分。”中不无感慨:“加拿大虽然是一个金牌小国,却是一个道道地地的体育大国。”反之,“中国的体育,从少年体校到国家队,好像只有一个目的:到奥运会拿金牌。国际上拿不到的,也要到国内的小奥运——全运会上抢牌子。除此之外,别无目的。于是,体育只剩下一个意义:一切为了竞标,一切为了胜利。因此也形成了赢家通吃的残酷规则,拿了金牌,成为人上人,而其余人,通通变成了失败者,包括亚军在内,只配享受残羹剩饭。至于体育本身的意义,体育与普通国民的关系,不再有人关心,也不再当回事。”说得何等明白。

 

问题是至今官僚化的体育机构并不在乎民间反映,他们的利益是“只唯上”的,于是导演出无数有悖人间常理的荒诞剧。仅以本届奥运会为例,不去说女举参赛时权力博弈种种猫腻,一位夺得银牌的男子举重选手,非但无喜悦反倒当众嚎啕,竟至于深刻检查认罪,对不起这对不起那,洋相出到举世愕然的地步,难道不是咄咄怪事?什么体制把他调教成这样?昨天凌晨老伴看电视上女子体操团体赛,突然老泪纵横不能自已,指着电视机屏幕破口大骂:“你们就不能安慰她、帮帮她吗?她还是个孩子啊!就为了没得金牌银牌,你们就这么对她,良心都喂狗了吗?”我劝她息怒,原来她看见一位发生了失误的女孩,没任何人前来安慰哪怕一句,可怜兮兮抹着泪自己在那里收拾行头。几个小姑娘哭唏唏的,老伴更没完没了:“这么点年纪,本来应该还在妈妈面前撒娇的,就担负起那么重的责任,第四名就该哭啊?还有点人性没有?不看了,什么狗屁奥运会,都成了为那些狗官长脸的斗兽场了!”关掉电视机以后很久,我还听见老伴的叹息声。奥运,你能否给中国人带来一点金牌以外的欢乐呢?“更开放、更轻松”,就像那些外国人一样。

 

白岩松毕竟属于官字第一号传媒的当红巨星,脑子不进水是享受不到如此待遇的。曾经听闻他说了些合情理的话,和许多网民一样感觉欣慰。如今却闻知上述那些为邪恶诡辩的说辞,颇为之扼腕叹息。然而,因其声名远播,难免不会教坏些孩子,特予以剖析,以正视听。

(2012.8.3改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