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九一八
2013-03-25 10:22:49
  • 0
  • 3
  • 20

九一八年年都有,说是“国耻日”并开始有所纪念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情。1991年江泽民为“‘九一八’60周年”书写题词:“勿忘‘九一八’”,沈阳市于是开始筹建“残碑式纪念建筑物”,从此就有了相关纪念。到1997年,大规模扩建成现在这座《九一八纪念馆》。在此之前,中国大陆上没有任何纪念。

本不欲对这个纪念日说些什么,却不料偶然瞧见香港明珠电视台的网络电视节目《互动新闻》,言及今日各地纪念活动时冒出一句:“蒋介石下令不准抵抗……”,感慨顿时涌上来了。大陆的官媒以撒谎为业,例如沈阳那家纪念馆的导游词:“就在日本积极筹划武装侵略中国东北之际,蒋介石南京政府却采取对日不抵抗政策。912,蒋介石又邀请张学良赴石家庄会晤、商议对日政策,蒋训令张,遇日不准抵抗,提交国联和平解决。这样东北的大好河山拱手让给了日寇,蒋介石成为后人唾骂的千古罪人”。史家已经证实此说乃是何柱国编造的独家谎言,那天及其前后老蒋在苏南一带活动均有案可查,根本没时间分身乘专列到石家庄“训令张”。而且,张学良自己晚年多次声明:不抵抗是他自己的决定,根本不存在蒋命令这回事。仅取其对唐德刚教授说的:“我要郑重地声明,就是关于不抵抗的事情,九一八事变不抵抗,不但书里这样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说,这是中央的命令,来替我洗刷。不是这样的。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绝对不是的。”大陆官媒继续撒谎并不奇怪,那是他们的本职工作。现在闻知香港明珠电视也复述同样谎言,不禁有些感慨:香港回归一统看来确有成效了。

撇开那些关于九一八的故事都不去说了,大家都耳熟能详再唠叨恐怕很烦人的。只是需要认识到九一八绝不止丢了东北那么简单,当时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就已告知随李顿调查团的顾维钧,以及后来查证的历史资料都证明:日本大本营本来有令禁止石原、板垣他们乱来,关东军亦未敢介入。石原、板垣计等少数将佐仅能调动独立守备队川岛中队,百余号非主力部队攻打北大营。如果驻守沈阳的六万东北军精锐吃掉这百余号人,石原等就得上军事法庭,按当时日本《陆军刑法》第353738条,肇事者该枪毙三次!且日本国内畏惧西方列强干预的军部和主张稳妥的文官政友会就会压倒少数激进将校,日本即使难逃军国主义厄运也得延宕许多年!偏偏遇上张学良的“不抵抗”,百余人轻易得手,完整接收东北军60架飞机30辆坦克以及数万挺日军尚没有的捷克机枪!出乎意料的大胜使日本军界血脉贲张,日本国民狂欢不已,石原、板垣也成为“民族英雄”。本处下风的激进派一下子就翻过身来压倒稳健派,日本首宗“下克上”大获全胜,举国迅疾驶入军国主义快车道。可以说若无九一八的胜利就不会有日本法西斯主义突飞猛进地泛滥,法西斯分子并不讳言称九一八事件是他们“政治发言权的源泉”。

即便如此,日本大本营内当时仍满腹狐疑,政党政治并不肯轻易退出,他们至少坚决否定了石原等直接军事占领东北的计划,迫使他们服从命令退一步建立满洲国,石原的《解决策略》中便有“含泪退到满蒙独立国家案来”字句。不过日本军部从此开始法西斯化,不甘再受政府指令,经过一系列争斗,最后法西斯军人1932515日刺杀首相犬养毅,以此为标识,日本法西斯专制彻底取代了政党政治,先以斋藤实后以东条英机主政内阁,军人把政府收入囊中了。可见,张学良的“不抵抗”极为高效地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化,推动日本加快侵略步伐,这份“贡献”长期被忽略掉了。更有甚者,张学良还在东北热河皆沦陷、日军进而染指山东的12月,不顾东北三千万民众成亡国奴乃至中国蒙受的损失与耻辱,修书一封并附送支票一张,请犬养首相协助发还他的私人财物。此举直接成军方指责犬养受贿的罪证,为他们刺杀犬养送了一剂“壮阳药”!张氏何其猥琐、丑陋,祸国殃民之昭彰劣迹被得了便宜的某党长期掩盖,反倒涂抹他成“民族英雄”,黑白颠倒的官修史至今仍在横行霸道,中华民族不可理喻之神态昭然于世,连是非都分不清,扯什么“崛起”、“复兴”?

今年大概属于“屋漏又逢连阴雨”,多了一重钓鱼岛的争斗,更显热闹。如今我们这座二线城市也年年拉警报,可能是习储君要参加即将开幕的东盟系列高端会议之缘故,本市“保钓”游行失去官方唆使没几个人参加,更未闻有“打砸抢”事件发生,似乎印证了官不欲则民不喧之因果关系。只是前几日偶见前面一辆日产越野车,后挡玻璃上贴有字句:“购车在前,日本侵占钓鱼岛在后,请谅解。坚决拥护抵制日货!”也真难为了这位车主,如此精心制作这些文字,也可知爱国主义搅得民心惶惶到了何种地步。中国的爱国主义每获官府恩准必然慷慨激昂,若有官府授意就更不得了,愤愤们个个都有“我爸是政府”之豪气。也难怪,在这个维权必遭“维稳”的国度,平日里连“散步”都有不虞之灾的,如今任凭宣泄,砸车毁店抢东西,警察叔叔都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连放火都无碍了,何乐而不为?赛缪尔.约翰逊说“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如果嫌有失偏颇,只消将“避难所”改成“宣泄场”就会更贴切。

堪称无独有偶,新近中东也很热闹。缘起于美国几个人拍了一部亵渎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小成本影片《穆斯林的无知》,在美国没几个人知道却蜚声于穆斯林世界。于是导致班加西发生武装攻打美国总领馆事件,用火箭弹炸死美国大使等四名外交官,暴民更上演亵渎死者之恶心剧,接着有更多美国使领馆受到冲击。尽管美国的法律保护各项人身自由,但并未允许谁可以恣意亵渎某种宗教的,少数极端民主分子爱捅马蜂窝以尽一时之乐,完全不顾被激怒的马蜂并不会理性思考该蛰谁不该蛰谁,惹的麻烦只能由美国自己承受。那里也曾有过不止一部亵渎基督教的影片,只是根本无法引起骚乱,因为基督教早在400多年前便摆正了神权与人权之位置,教徒受众传承的只是《圣经》里宽容之爱心。而一部《古兰经》几乎每个章节都有严惩“不信道”者的训导,亵渎穆罕默德是要判死罪的,在伊斯兰世界里因此而获罪者众,犹如毛时代冒犯毛而获罪。此番这部影片引发的暴民狂潮,符合那经书第十八章里的训导:“他们的报酬是火狱,因为他们不信道,并且把我的迹象和使者当作笑柄。”这部影片把穆罕默德“当作笑柄”,惹出祸端是必然的。

“全球穆斯林”狂热反美,“全球华人”激情抗日,地球上两股洪流相互呼应,形成一道诡异的风景线。看得出来,这两类意识形态异曲同工,都没把人权当回事的。宗教的权力与共党的权力都需要民粹情绪为自己助威,同时也担心它爆发起来尾大不掉,关键在于设法使之置于掌控中。伊斯兰那边不甚了了,中国这边就有“理性爱国”之声调。爱国本该是各人自己的选择,造势爱国必然另有所图,将其升级成“主义”就彻底变质了,变成彻底剥夺个人权利的托词。可笑的是,爱国主义本来就是丧失理性的思维模式,理性了就不会有爱国主义。英国文豪萧伯纳有一段精辟论述:“除非你把爱国主义从人类中驱逐出去,否则你将不会拥有一个安宁的世界。爱国主义是一种有害的、精神错乱的白痴形式。爱国主义就是让你确信这个国家比其他国家都要出色,只因为你出生在这里。”

网络上有许多照片,那些“打砸抢”分子的劣迹有目共睹故无须多说。只是近世中国的爱国主义暴行一直受到追捧,“五四运动”因为群殴和纵火烧房子而伟大,鲁迅的说法则是“我们只看见点灯是平凡的,放火是雄壮的,所以点灯就被禁止,放火就受供养。”于是后继有人烧掉了批评了学生运动的《晨报》报馆。接下去若无暴行必算不得运动,“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嘛,不只是文革中红卫兵有恃无恐“打砸抢烧杀”,就连后来发生在那个广场上的两次壮举,也难免有纵火砸车之类事情发生,延伸到现在,砸车焚店之外还抢财物,更上一层楼了。窦文涛在他那“三人行”里说故事:一位好汉砸了日系车意犹未尽,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日本相机拍照留念。我确实亲眼瞧见早几年电视上播放的PK节目:一位义士慷慨激昂宣扬抵制日货的道理,他面前提示演讲大纲的笔记本电脑却是东芝的。

此类下三滥的壮举都不去说了,网络上有N多幅918那天游行的照片,大多数照片里都能瞧见游行者高举老毛的标准像。只说两幅吧,其一字多些,标题是:“毛爷爷,快回来吧!”下边的小字谴责“您的这些晚辈”就不罗列了;另一幅打着横幅上有“毛主席人民好想您”,旁边的毛像下端印着“抗击日本侵略钓鱼岛”。甚至还发生了北航教授韩德强殴打八旬老人的轰动事件。我于是只能感叹亦嘘唏了,中国还有多少这类慷慨激昂的“毛虫”?那些个“哪怕养老没人管,也要占领富士山”、“哪怕顿顿瘦肉精,也要出兵灭东瀛”之类蠢驴叫唤任由它们叫便是了,须明白钓鱼岛有今日局面,毛主席居功至伟!当初老毛害怕美国使冲绳独立易于掌控或干脆吞并化作第五十一州,使足吃奶之力鼓吹日本拥有冲绳,不排除亦存日本侵华助其夺权感恩之心。

最早宣布钓鱼岛归属冲绳的中文就是195318《人民日报》,它刊登文章:《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开篇即道:“琉球群岛散布在我国台湾东北和日本九州岛西南之间的海面上,包括尖阁诸岛、先岛诸岛、大东诸岛、冲绳诸岛、大岛诸岛、土噶喇诸岛、大隅诸岛等七组岛屿,每组都有许多大小岛屿,总计共有五十个以上有名称的岛屿和四百多个无名小岛,全部陆地面积为四千六百七十平方公里。”公开宣布“尖阁列岛”(钓鱼岛)属于冲绳。而美军政府12月颁布的托管冲绳界线坐标点,恰好围起《人民日报》规定的范围。此后毛等坚决支持日本收回冲绳的各式声明连篇累牍,可以说今日有钓鱼岛问题完全是老毛惹的祸!直至19788月邓小平在北京向日本外相园田直宣布一如既往,搁置它20年、30为止,官方从无一字一句表示钓鱼岛的主权归我的。真如这群傻逼痴望的“毛主席回来”,钓鱼岛早就归日本不但,敢说“不”者必遭“关管杀”,绝无宽贷!

日本与中国“同种同文”,当然也都熟悉“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之古训。日本现在执政的民主党堪称内外交困,经济不景气自不待言,党内对于一系列问题派斗不已;党外则面临老牌自民党强有力的挑战,民调显示前景不容乐观。而自民党内则“双石竞秀”:石破茂已经提出修改宪法,制定《国家安全保障基本法》,必要时可将自卫队改变为国防军。石原伸晃竞选政纲缺乏亮点,其父石原慎太郎提出购岛方案意欲一举两得,一是迫使民主党政府就范,二是帮助他儿子夺取自民党总裁位置,他在电视讲话里明白无误地宣称:“(石原伸晃)如果因为东京都购岛方针而当选自民党总裁,此后一定要好好处理钓鱼岛问题。”野田政府为了阻碍东京都购岛,想出日本政府购岛之策,完全无视中国政府的警告,惹出大麻烦来。目前日本最大的烂污不在政治而在经济,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产业界损失巨大,当年袁世凯策动民间抵制日货给日本造成的经济损失远不如现在厉害。日媒宣称已经损失了数十亿日元。虽然经济制裁是一把双刃剑,所谓“伤人一万自损三千”乃属必然,但中国的集权体制不在乎这点薄利,根本无须考虑日本政府绕不过去的民意问题。石原伸晃则趁机倒打一耙,指责起野田政府来了,若野田内阁因此垮台,他又可据以为功,完全不顾钓鱼岛纠纷闹大他们父子恰是始作俑者。

野田政府显然忽视了此时中国政府也需要调动民族主义情绪以转移国内问题视线,十年“维稳”越维越不稳,因维权而愈演愈烈的“群发事件”却此伏彼起,贪官污吏也越捉越多。王立军整出来的动静更增加了民间对官场腐败、高层黑幕的质疑,延续下去对于现行体制的威胁必将越来越严重!如今权力一改以往“韬光养晦”姿态表现强硬,除了日本那些不识时务的刺激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也需要借鉴“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之古训。于是先有以黄岩岛为标识的南海主权纷争,再有目标唯一的钓鱼岛之斗,若不转移视线,怕是日子会越来越难熬,没准哪天就混不下去的。列宁曾说过:“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日本那边与中国这边同样,岛争不过只是手段,醉翁之意皆不在这壶酒里。中日之间若真有战事,开第一枪的只可能是中国不可能是日本,偷着笑的也唯有石原慎太郎所代表的极右翼和中国的极左派。

权力显然没料到这着棋还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确实淡化了以薄、王案为标识的官场脓包破裂,以及如大桥垮塌暴露出来的行政失职与腐败,更不必说几乎遍及国中的维权。另一方面“毛虫”们趁机翻风起浪,借以弥补薄少失势而减弱的风头。网络上瞧见许多照片乃至录像,反日游行中闹腾得最凶的竟然是“毛虫”,仿佛清宫大戏里那伙文人捧着孔子排位游行示威,游行队伍里毛像如林矛头直指当朝;还有披露指认打砸抢的领头羊竟是军警干部,再玩下去恐怕“枪指挥党”就会变现;也有举着“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横幅的,维权反腐的,总之似“哪怕喝遍地沟油,也要挥刀斩倭寇”、“哪怕我们吃不饱,也要收复钓鱼岛”那等真蠢货并非主流。

最不可理喻的是那些“爱国华人”。本来,定居异国他乡是一项明智的选择,为自己寻个安逸的归宿同时也为故土减轻点负担,就应该如同毛、周当年所言:“遵守当地法律、尊重那里的风俗习惯,与当地人民友好相处。”周甚至鼓励他们加入所在国籍。可“爱国华人”脑子有病,动不动就满大街举红旗呼口号,愣是要炫耀其“身在曹营心在汉”之决心。当年,最典型莫过于印尼、缅甸,甚至狂妄到誓言推翻当地“反动政府”的地步。结果呢?被当地人视作中共的“第五纵队”,还连累无辜华人一起遭遇血与泪的洗礼,却得不到所爱祖国的半点有效救助,最好的结果就是派船接回来圈进华侨农场。就说现在,假设所在国也像中国这样肆意纵容打砸抢烧,就像当年印尼、越南、柬埔寨那样,倒霉的是谁?更何况,中国是世界上少数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之一,早就不认你们这些“海外赤子”了,真弄不懂还一厢情愿折腾个啥!

窃以为,权力这回显然失算了,不消说,这回中国之形象已然一落千丈,即使真的夺回钓鱼岛也得不偿失的。刚刚吹得肿胀起来的“大国气派”经历这番折腾又瘪下去了,弱势悲情成了主旋律。其实几十年来世界各地所有的“反华”其实只是反共,所有的迁就皆为涉足举世最大的市场,而真正的善意表示无非想助13亿人谋求人权,却常常被视作驴肝肺,唯恐落到“想做奴隶而不得”的地步上去。故,鲁迅那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至今尚未成为过时的表述。

“勿忘国耻”当然是对的,弄明白为什么会有“国耻”才能真正做到“勿忘”。倘若信奉伪史或知其一不知其二,再给力折腾也谈不上“勿忘”,没整明白根本谈不上“忘”与“勿忘”。陶行知先生在《中国的人命》中有段不甚起眼的话:“中国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翻身?要等到人命贵于财富,人命贵于机器,人命贵于安乐,人命贵于名誉,人命贵于权位,人命贵于一切,只有等到那时,中国才站得起来!” 胡适先生也在《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一书中写道:“个人若没自由,国家也不会有自由:一个强大的国家不是由一群奴隶所能造成的。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我于是坚持认为:国家在世界的地位取决于国民在国家的地位。中国若不改变人权缺失的现状,永远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无论玩多大场面搞多么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挣不来国家尊严的,往往适得其反。(2012-9-23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