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一颗烫嘴的山芋
2013-03-25 10:24:45
  • 0
  • 0
  • 20

812,一艘香港的保钓船驶向钓鱼岛,以凤凰卫视为主力的官媒则为之大造声势,还派了两名记者随船拍摄。有传媒说是港首梁振英批准他们出海的,遭梁氏否认,且有港水警阻拦未果相佐证。又据说海峡两岸的保钓船皆因当局阻拦而未能出行,于是距离最远的港船成孤舟。海峡那边新闻自由,电视上可以看见所租船老大拒绝出海保钓的场面,谓不愿惹麻烦。当初的保钓干将马英九据说连博士论文都以保钓为题的,现在则人阔脸变提出东海和平方案以为上策,显然不想让保钓水牛闯进外交瓷器店。海峡这边一以贯之以不透明为荣耀,一个谣言称天气不好不宜航行,于是大陆的保钓客被搁置。只是我们未见到风高浪激之报道,又闻知港船一路顺风抵钓岛,于是无妨瞎猜:大概是因为柴油涨价,预算出了亏空,故只得爽约。结果是抵达钓岛的港籍孤舟,7人爬上岸舞旗高歌,最终与全体乘员连同凤凰卫视的两名记者一起遭日本方面拘禁。以大陆传媒为主,高歌“突破日方层层阻拦胜利登岛”,然而当事人却认为是故意放水设了陷阱。

尤为蹊跷的是中共海外喉舌凤凰卫视,它的首席评论员阮次山先生在资讯台抨击“民间保钓人士”:“国家已经有一套(保钓)方案。现在最忌讳的就是政府在做行动的时候,你香港的、台湾的等各方面的民间保钓人士动不动就去挑衅他一下,动一动戳一下,你这样就乱了国家的大局。而且要求驻港部队护航也是不对的。”据他说钓鱼岛主权应争在千秋而非争于一时。然其卫视台不但派了记者跟船行动,还作为中心要闻全过程频繁跟踪报道,各种访谈类视频糜集。看见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主持人义正词严谴责日方拘留他们的两名记者,“所谓新闻自由完全是假的”。其实国际法对于新闻记者与战地记者(又称随军记者)是有严格区别的,前者完全享有平民战时权利和安全保护,包括免受拘禁的权利,《日内瓦第三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有明确的条款;而后者指那些获得批准随当事一方行动的记者,他们与作战人员一样,享受被俘以及战俘待遇。港台那么多传媒趋之若鹜,唯有凤凰两位记者获准与保钓人士同船抵钓岛,也就具有有战地记者身份,被俘与否皆与新闻自由无关。

再看香港的几家电视台,谁也没有凤凰卫视那么起劲,就连胡一虎也迫不及待赶制了一台此番保钓专辑,开谈之基点在于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该如何捍卫领土主权完整。若联想以前大陆传媒几乎不凑这份热闹,这回却不甚避嫌,想必有某种内部许可。只是习惯于作假的党报,据说除《环球时报》有恃无恐地刊登原照之外,别的报纸全都将原照上那幅青天白日旗要么裁掉要么掩盖掉,福建的一家报纸甚至PS它成一面红旗,无形中展示了一种荒诞:钓鱼岛具体属于哪个中国,共和国还是民国?林林总总,大概老阮尚未接到最新指示,故按照旧精神指责保钓人士“过激”、“添乱”;而接到新指示的凤凰卫视乃至大陆官办传媒则不遗余力炒作,越热闹越好。

钓鱼岛之归属有争议,这是举世皆知的。解决争议的最好方式,莫过于中港台日两国四方皆公布自己掌握的证据,也让人民见识对方证据。在真相大白于天下的前提下,应该不会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即使真的想要动武,师出有名也是得人心的,就像1962年中印边界反击战,事前我们就公布了“自古以来”藏南就在“噶厦”管辖之下的一系列铁证,而印度则显然理亏。只可惜牺牲了那么多指战员打了一个漂亮仗,老毛却“皇恩浩荡”地将已收复之失地拱手赐给印度了,举世皆瞠目,唯有御用文人搜肠刮肚地为“皇上圣明”找理由。当然仅凭历史上某个阶段的地图文书并不充分,例如前不久越南就翻出一幅保存完好的大清国官制地图,上面南沙、西沙皆非中国领土,越方如获至宝炒作得举国皆知。中方显然不会认可这幅地图的法律效力的,也不想让人民知道:南沙并非“自古以来”就是王土,至少大清国时还不是。

这回得认同老阮部分意见:国家有无“一套方案”俺不知道,但现在这些保钓人士实在是太过于激情,有挟天命以绑架社会之嫌疑。现在喝彩者说胜利地把国旗插上钓鱼岛,主张了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疑问有二:其一是十几个人全都被抓进拘留所去了,是否给日本一个实现主权的机会?其二是两面旗插在那里,虽然只有一小会,主张的是共和国主权抑或民国主权?当初曼德拉抱怨道:“中国人没理由把他们自己解决不了的两个中国问题,拿来让别人替他们从中选择一个。”假设日本人忽然乖巧起来,问钓鱼岛还给共和国还是民国?我们是否还得自家开始窝里斗?

本来,那个远悬海外的小岛当初我们占了也就没事了,现在俄罗斯占北方四岛、韩国占独岛,都处于主动地位。日本那时还是战败国,没有底气也无能力来争,就连美国表态说独岛应属日本也无济于事,李承晚暗地资助洪淳七占岛,尔后派海上警备队接管。而钓鱼岛一个岛就是独岛双岛面积的27倍,国共两府忙于内斗,根本没想起这个岛,日本逐步进占现居于实际控制它的主动地位。老毛早就认定:“凡是社会主义,都是国际的,都是不应该带有爱国的色彩的。”他还进一步主张:“帮助蒙古、新疆、西藏、青海自治自决,都是很要紧的。”(《毛泽东书信选集》,P3)需注意的是,彼时苏俄尚未出兵侵占外蒙古,若毛的主张全都实现,连新疆、西藏、青海都不属中国了。蒋介石固然民族主义情绪强烈,屁股后面有老毛追着打,兼之秉性优柔寡断,心思也没法往这个荒岛上放。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海峡两岸的政权谁也没想起来钓鱼岛是中国领土,别说派哪怕一兵一卒去逛一圈,就连一只风筝也没放过去。

而老毛既然一门心思要做世界革命领袖,不在乎“一城一地得失”就成思维定式,抗战那些事儿就不去说了,窃得国权之后自然任意支配领土主权。譬如钓鱼岛,毛家政权早就不认其为中国领土了。《人民日报》195318发表文章《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开篇就说:“琉球群岛散布在我国台湾东北和日本九州岛西南之间的海面上,包括尖阁诸岛、先岛诸岛、大东诸岛、冲绳诸岛、大岛诸岛、土噶喇诸岛、大隅诸岛等七组岛屿,每组都有许多大小岛屿,总计共有五十个以上有名称的岛屿和四百多个无名小岛,全部陆地面积为四千六百七十平方公里。群岛中最大的岛是冲绳诸岛中的冲绳岛(即大琉球岛),面积一千二百十一平方公里;其次是大岛诸岛中的奄美大岛,面积七百三十平方公里。琉球群岛绵恒达一千公里,它的内侧是我国东海,外侧就是太平洋公海。”请注意,这里的“尖阁诸岛”就是日本至今为止对钓鱼岛等五岛三礁岩之统称。连岛群组数、陆地面积都描述得一清二楚,清晰度远远超过“自古以来”任何历史文件,琉球从“三十六岛”扩展到“五十个以上有名称的岛屿和四百多个无名小岛”,实乃毛皇上所赐!御用文人搪塞说那时琉球群岛不属于日本,但这是谎言,琉球的主权自19世纪中叶就一直在日本手里,《对日和约》时只由联合国托管琉球的行政权,主权仍属日本。但即使搪塞成立,《人民日报》也已认定钓鱼岛属于琉球群岛亦不是中国领土了,遑论毛周不知发动了多少次声援日本收回琉球之示威与声明。

妙就妙在,美国在《人民日报》文章发表后近一年即19531225才正式颁布托管冲绳民政府第27号令,即《琉球列岛地理界线》公告,称:根据195198签署的对日和约,有必要明确琉球列岛的地理界线,将美国托管的琉球政府管辖的区域划定为:“包括北纬28度、东经12440分、北纬24度、东经122度,北纬24度、东经133度,北纬27度、东经13150分,北纬27度、东经12818分,北纬28度、东经12818分各点连线的区域内各岛、小岛、环形礁、岩礁及领海。钓鱼岛诸岛均在其内。是否依据年初《人民日报》社论所划定范围而定,已无可考,只是结果完全一致。六十年代日美间关于归还冲绳行政权谈判进入议事日程,1971617,日美正式签署《关于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的日美协议》,宣布将于次年515日把冲绳地区行政权归还日本,其归还范围与上述第27号令也即《人民日报》社论所划完全相同。老蒋及台湾当局都立马提出强烈抗议,只可惜形同马后炮,蒋从抗战时就开始“哈美”,却一次次被老美弃之如敝履,早干嘛去了?老美托管时就派人登岛守卫,就像韩国人占守独岛那样,老美除了说一声独岛应属日本便再无作为,日本人只能干瞪眼。而大陆这边,毛一直不停地煽动日本人民赶走美帝收复冲绳的,如今兑现了,丢掉几个早就不打算要的荒岛并无所谓,只是欢呼胜利的话面对海外华人一片怒吼,显然不利于统战;跟着怒吼又有替蒋公助威之嫌,只得装傻。周恩来不公开接见了几位海外保钓人士,老毛淫威之下的某种宣泄?没法说得清。至少,现在所称美国借归还冲绳制造中日领土纠纷根本不成立,要骂就去骂《人民日报》,骂老毛,是他老人家最先钦定钓鱼岛诸岛属于琉球群岛领土的。

如果知道《人民日报》重要文章大抵需经老毛过目审定,毛认定“我们的主要敌人是美帝国主义”,且“美帝国主义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可知为了笼络日本人民积极反美,以彰显他老人家世界革命领袖的地位,把钓鱼岛诸岛划归日本的琉球不过小菜一碟。君不见为笼络胡志明,强迁北部湾中心浮水洲岛上两千多居民割让该岛给越南;为了笼络金日成,不仅鸭绿江口那些岛屿,就连长白山天池也割掉一块归朝鲜;为了笼络巴基斯坦,中国主动割让坎巨堤地区给巴国;为了笼络缅甸,也放弃了江心坡广阔地域;为了“印度不是我国的敌对者,而是我们的朋友。中国不会这样蠢,东方树敌于美国,西方又树敌于印度。”(参阅《毛泽东文选》第八卷,P66-67)藏南肥美的九万平方公里领土不是在战胜之后又奉送给印度了么?江承毛遗志,签订一系列划界条约,以著名的熊瞎子岛为标识,天知道有多少被蚕食的领土合法送人了,就连“血染的风采”之法卡山,相当大地域现在都划归越南所有了。《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中国人民自1949年以后处于彻底无权地位,“王土”耗蚀根本不是奴才们应该知道的。

“自古以来”是个毫无法律意义的说辞。试问,蒙古是否“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蒙古人忽必烈还在1271年建立元朝,成为正宗的中国皇帝,结果呢?其中国领土之清晰度远非钓鱼岛可比,何以不见“民间保蒙运动”?熊瞎子岛更是斯大林1929年出兵侵占的,也没有什么“保熊人士”挺身而出。乃至于上面说的那么些老毛馈赠领土,都不见谁来保,这种有选择的“爱国”令人啼笑皆非,不得不怀疑这些壮士其实也需看权力脸色行事的。此番《环球时报》鼓吹官民互动,官不欲民不动,看来并非事出无因。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不但是香港保钓协会的副首领,还是主要资助者,并不讳言保钓行动是为了给中央谈判添加筹码。失去的机遇不可复制,“自古以来”除了安慰自己之外说服不了任何别人的。

其实无论中国还是日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都没有对钓鱼岛主张权利,美军曾把这个岛当成演练轰炸或炮击的靶岛。事情的转折缘起于1968年,美国学者肯·埃默里与日本学者新野弘领衔12位专家,沿琉球海域从事地球物理勘测一个半月后写成《埃默里报告》,认为在台湾岛与日本之间的这片海底地域很可能藏有世界级油田。同年10月联合国亚洲经济开发组织确认钓鱼岛及其大陆架富含石油,顿时引来举世关注,诸多石油公司向日、韩、台请求探采权。19701218英国《卫报》刊登文章《争夺东海的石油》,认为日、韩、台争相出让深海探采石油权利却忽略了北京对东海大陆架的权利,没有北京参与协商势必导致日后的法律纠纷,因为按照1958年日内瓦关于大陆架的条约规定中国是东海大陆架的主要权利者。1230毛从《参考消息》上读到此文,随即批示周恩来及外交部研究,并令《人民日报》转载此文。尽管次日该报只刊载“摘要”,总归也是共和国首次关心东海权利问题。

及至美国归还琉球群岛行政管理权给日本日趋明朗,19704月,留美学生及华人在华盛顿举行约2500人参加的保钓示威大游行,算是在美华人最大规模示威活动,保钓运动由此而兴。但亲台华人只管闹,并未影响美国交还冲绳行政权时考虑钓鱼岛。1972927,田中首相访华第三天即主动向周恩来提及钓鱼岛:有关尖阁列岛(钓鱼岛)的问题,您怎么认为?周总理回答说:有关钓鱼岛问题,这次我不想谈。现在谈这个问题并不合适。因为发现了石油,现在变成了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发现石油,台湾也好,美国也好,都不会拿这个当问题(注:这段谈话采用的是日本新闻网根据日文记录稿翻译件)。话语间那种不屑之情显而易见,大陆不理会台、日钓鱼岛之争并不奇怪。

19788月,日本外相园田直在北京又同邓小平讨论这个问题。邓答曰:一如既往,搁置它20年、30年嘛。园田喜出望外,日本一直在运作使既成事实更加巩固,有230年“搁置”期绝对有利于日本。1025下午4点,访日的邓小平出席在东京日比谷的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邓回答日本记者提问道:“‘尖阁列岛’,我们叫钓鱼岛,这个名字我们叫法不同,双方有着不同有看法,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一些刺,来障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等10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法。”请注意周、邓之说法,充其量他俩都认为钓鱼岛诸岛属于争议地,而非“主权在我”,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本身就是认同主权不明晰的表述,他怎么不拿浦东来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与日本认为的“固有领土”是有原则区别的。

19969月北京成立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颇受限制乃至打压,活力有限。直到2003623,该联合会始得募集资金出海保钓,大陆首次保钓活动由此发生。港台保钓组织早就对大陆政府态度含混表示不满。现在官方对于钓鱼岛的态度已经不再具有周恩来、邓小平那种不确定性,改口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一则因今日中国已财大气粗,不似周、邓那时还捉襟见肘;二则也需要适度利用民族主义情绪以转移国内官民矛盾,也即减轻些“维稳”压力。

结论是:保钓是一颗烫嘴的山芋,一方面它可利用民族主义之热闹转移国内矛盾视线,香气扑鼻;二方面它属于民间自发行为,热得难以咀嚼吞咽。只要不是党分配的任务,你就不要指望权力会支持它使之大获全胜。因为那样的话党充其量不过扮演捧场者的角色,占尽先机的民间保钓人士就会尾大不掉,他们必然会窃取可观的人心危及一党专制,就像当年那场“民运”,乃至以后那个“轮子功”。即使撇开国内那些闹哄哄的乌合之众不予考虑,拿回钓鱼岛归台湾打理?退一万步说就算小日本放弃这个岛群,两岸也会为它斗个没完。最理想的状况就是党国把那个岛拿一半回来,文斗显然没戏,武斗既然老美公开宣布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有速战速决的胜算吗?为它长期耗下去值得吗?当初法卡山、老山耗了如此之久,最终还割啊让啊以求了结。可以想见的出路便是“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是阮次山所谓“争在千秋”,无限期地拖下去,一直拖到共产主义就可以不了了之。所以,权力的忧虑恐怕只在萧墙之内,即将“保钓运动”控制在可驾驭的地步,不使它尾大不掉。如此而已。(2012-8-21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