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遗:从罗援将军开微博说起
2013-05-14 06:42:49
  • 0
  • 2
  • 1641

前些日子网络上卷起一阵浪花,大抵是罗援少将自称“经批准”在新浪开设了微博。罗氏乃军中“鹰派”,他自己也认同的,只是捎带着说他还有“鸽子”的意愿,期望和平。开微博的宗旨很明白:“为了我们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党、亲爱的军队、亲爱的人民,我们应该战斗!”如何战斗?跟谁战斗?答曰:“在习总领导下,外保国权,内惩国贼,涤荡腐败,振兴中华!”于是哗然,军人怎个“内惩国贼”法?谁来界定“国贼”?不知惹来网民搜索查证的是否下面这些话:“我上过战场,知道生与死、血与火的滋味。如果祖国需要,我仍然可以义无反顾,慷慨赴命。”

网络的“人肉搜索”看来确实法力不小,几乎没费多少工夫就被揭了个“底儿掉”:罗将军当年逃避上山下乡,于1968年由其父的战友违规弄到云南边陲部队里,先不在编地“参了军”,然后伺机转成正式军官。上过什么“战场”?有吹嘘说他“1973年春”进入老挝,如何冒着敌机轰炸英勇作战云云。很快又被揭穿:19731月老挝与美方签署和平协议,从此“西线无战事”,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哪来的“敌机轰炸”?尤其是,就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开打前夕,1978年底人家调回北京了,罗少将“上过战场,知道生与死、血与火的滋味”之说道也就成了被嘲讽的作料。

我党历来力所能及地照应“自己的孩子”,当年延安挺艰苦,就把他们送去苏联生活、学习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希特勒突然对苏开战,受到些惊吓,据说只有朱德的女儿朱敏品尝过德国战俘营滋味,其余的都平安无事,斯大林有令给予他们足够的保护与照顾。毛岸英被他那个少将侄儿吹嘘说如何英勇作战,可苏联人说根本不曾允许他接近任何危险,只不过随大流跟着跑而已。到了朝鲜战争,本欲镀金而赴朝,跟在老彭的司令部里打杂,却不料还是不如天算,炒鸡蛋饭时冒烟引来美机即兴轰炸,于是很不幸成了烈士。彭大将军背此黑锅直至“受迫害致死”。

马克思曾经在《共产党宣言》里信誓旦旦: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亲身领教过历史真实的无论共产党人还是非共产党人,都知道那只是扯淡。至少,“党的利益至上”已经以多种表达方式公诸于众了,“特供”与“三公消费”也绝非“整个无产阶级”都能享受的,更不必说形形色色、方方面面之特权了。碰巧了,无意中点击到凤凰网,在其介绍“两会代表”高论中排了一列名衔,居然全都是“红色后代”,无妨照录:刘少奇之子刘源;李鹏子女李小鹏、李小琳;周恩来侄女周秉建;江泽民侄儿吴志明、老妹江泽慧;万里之子万季飞;李先念之女李小林;李大钊之孙李宏塔;徐向前之子徐小岩;任仲夷之子任克雷;黄炎培之子黄方毅;陈云之子陈元;邓小平子女邓朴方、邓楠;朱德之孙朱和平。还有很多未列入的,暂且不说了,总之,“还是自己的孩子可靠些”绝非“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之体现,却是无疑的。王岐山说:“我知道,各行各业各个领域,有学问、有能力、有智慧、有魄力的人太多了,我算什么?”大概恰是“有学问、有能力、有智慧、有魄力的人太多了”,有个“好爸爸”的很少,所以就轮到不“算什么”的进常委,古训称“物以稀为贵”,今语成“人以少为尊”吧?

记得八十年代郑州挚友宙宙刚上初中的儿子问我:“啥叫做政治经济学?”我信口答道:“研究如何利用政治权力谋取经济利益的学问。”没想到一语破的,事情还真的发展到这一步了。那时流传说有位母亲教育儿子:“你再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去当干部!”如今“当干部”也即公务员考试已经成了“国考”。数据显示:2004年录取率为4.35%2012年已降至1.35%2005年热门职位录取为322:1;到2011年已成4961:1了。俄国那个原先当总统现在做总理的梅德韦杰夫说:“一个国家的青年,争着去当公务员,这说明这个国家的腐败已严重透了。”唯不知他是否冲着咱中国说的。

根据胡润财富榜算得的另一个数据则显示:今年“人大和政协当中83个亿万富豪的平均财富是33.5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城市工人的平均年薪少于7000美元。”“在美国国会和参议院当中,83名最富有议员的平均财富都是5640万美元。”“胡润说,本届人大五个最富有的代表资产综合达到348亿美元。这是2010年美国535名国会议员财富总和的至少五倍。”李肇星那个“好五倍”恰好兑现。而撇开政协只算人大的又一种算法如“彭博社报导说,人大中90名最富有的中国人占据2987个代表的3%。他们的平均财富是11亿美元。相比之下,535名美国国会议员当中最有钱的3%,也就是16人,他们的平均财富是2.71亿美元。”外媒称之为“富得流油的人大”,唯不知这些富豪代表中共产党员占多少,更不知那些隐性财富还有多少。如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展示的贫富差距举世罕见,尽管贫富差距并不一定都是罪项,但离开权力的帮扶绝对富不起来的环境中,它一定是有罪的!

我们现在常闻“权贵资本主义”之说道,恐怕含有亵渎资本主义之嫌疑。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里说:“对财富的无限制的贪欲,根本就不等同于资本主义,更不等同于资本主义精神。毋宁说,资本主义更多地是对这种非理性(irrational)欲望的一种抑制,或至少是一种理性的缓解。”还有一个说法谓“红色贵族”,它也涉嫌亵渎了贵族这个人群。展开来论说会很长,话题似乎会扯远了,不如撇开经济回归到政治伦理范畴里就着罗援将军的故事说下去。

英国最著名的贵族子弟学校伊顿公学,一战时参军作战的伊顿人为5619人,伤亡率达45%,其中1157人牺牲,阵亡率为20%,远高于12.5%的举国阵亡率。二战时有4960位伊顿人参军作战,745人牺牲,阵亡率为15%,若知道英军二战总伤亡率约为11%,阵亡率约3.5%,系平民阵亡率的4.3倍。这就是贵族的表现,多家贵族竟因此绝后。

美国没有贵族,但有名门望族。典型如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一战前他的四个儿子都加入军训,当爹的利用旧关系找潘兴将军开后门送儿子赴欧洲前线,没等潘兴答应次子哈米特就加入英军作战去了,其余三个也都奔赴战场,长子小西奥多屡建战功,升任第26团团长;三儿子驾驶战斗机阵亡于法国;四子阿尔奇上尉在战场救活三位士兵而负重伤,并落下残疾。而女儿埃塞尔多次要求参战未获准,干脆和当医生的丈夫一起“私奔”法国加入战地医院救护伤兵。

到二战时,小西奥尔多重新入伍,再次指挥其旧部第26团。诺曼底登陆时作为第四师副师长,不顾心脏病引起的不适亲率第8团和第70坦克营率先登陆犹他海滩,是盟军第一波登陆的唯一将官。因所指挥部队伤亡最小而战果辉煌晋升少将及第90师师长,却因心脏病恶性发作殁于法国,如今与弟弟仍并排躺在法国奥马哈海滩美军阵亡将士陵园中。哈米特亦重返二战战场,终因患上抑郁症、酗酒而自杀;阿尔奇也回归部队在新几内亚任陆军中校和炮兵司令,并再次负重伤,居然还是原来伤的部位,不过却是四兄弟中唯一寿终正寝的。

另一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巧的也是四个儿子都上了二战战场,长子老詹姆斯已是保险业的百万富翁,隐瞒胃溃疡从预备役转入海军陆战队,为太平洋地区跳岛作战军官,获银星勋章并升至海军陆战队上校;次子伊利奥舍弃已小有名气的广告业务,自行完成飞行训练却因体检不合格不能加入陆军航空队,遂另辟蹊径搞起航空无线电台网跻身预备役尔后转现役,因创立空航台站开辟北极航线而被授予美国空军奖章、荣誉军团勋章,及空军荣誉十字橡树勋章;曾任驻英美国空军司令,获得了法国荣誉勋章和戴高乐棕榈勋章。却因被总统老爸压下升迁报告四年后才升为准将;三子小富兰克林哈佛毕业成为海军中尉,二战中指挥过一艘护航驱逐舰先后在大西洋和太平洋战场作战,并获银星勋章、红心奖章等;四子约翰从哈佛毕业辞掉工作参加海军,并在战争结束时成为准尉军官。罗斯福去世时儿子们因对日作战未能参加父亲的葬礼。

看过好莱坞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的大抵不会忘记,美军总参谋长马歇尔将军那个惊人的命令。但他自己的小儿子艾伦在诺克斯堡装甲兵训练成为少尉,为了不暴露父子关系马歇尔不仅没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并且下令北非战场少数几个知情军官不得给予任何关照,乃至于夫人抱怨说:“至少不应该因为他是亲属而整他呀!”艾伦在北非及西西里作战英勇,或许为避嫌而转入新西兰装甲部队浴血奋战。在意大利本土安琪奥登陆场被德军困住时,马歇尔却任由儿子在德军炮火中煎熬,并未将其调离比如去军事科学院之类机关“深造”。艾伦所在部队最终突围,却于19445月驾驶坦克进军罗马途中,嘹望时不幸遭德军狙击手击毙。

而艾伦的哥哥因腿部残疾而不能赴欧,也加入防空部队在弗吉尼亚驻防。克里夫顿迫切要求参战,最后求到马歇尔的助手麦卡锡,呈获艾森豪威尔批准1943年调入北非高炮部队。当马歇尔闻知该部队系北非最高司令部高炮营时,立即致电艾克的参谋长不同意让他呆在最高司令部,于是被调到突尼斯战场炮兵旅参战。当战线推进至意大利,而克里夫顿腿部残疾复发需手术不得前往,考虑到时间要几个月于是想回国治疗。马歇尔回信道:“我决不能为自家亲人开后门。”直至战争结束,克里夫顿才得以回国完成手术。

这些故事在所谓西方文化里似乎不足为奇,例如,艾森豪威尔的儿子就在朝鲜最前线的第15步兵营服役,而非呆在李奇微司令部里当翻译。披露此事的柴成文将军也不得不感叹几句。而朝鲜战场上就有142名美军将军的儿子在硬打硬地拼杀,其中35人伤亡,其中包括当时两位司令范弗里特和沃克的儿子。这使日本军史专家亦叹道:“他们不愧是将军的子弟,为了不辱没父亲的名声都勇敢地进行了战斗。”此外,丹麦陆军司令之子亦阵亡于朝鲜;法国陆军驻越南总司令的独子阵亡于奠边府。包括斯大林,长子雅科夫死于德军战俘营,曾有希特勒欲以其交换被俘的保卢斯元帅遭拒的故事,而他的另一个儿子则是红军战斗机驾驶员,出生入死战功卓著。

同欧洲贵族乃至军政要员的家教相对比,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政要其实很猥琐。人家的绅士风度不是吹出来的,硬是世代磨砺炼出来的。我们曾经被引导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等,那不过是为平民洗脑的洗涤剂,调教你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对于跻身统治阶级的人群,人家玩的是另类游戏,数数那些厚禄肥缺之位有多少高官名门之后代?他们视天下国家为囊中之物,绑架全民族充当家奴,实在只是古今中外最自私、最卑鄙的一群。谁若是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那就蠢得可以;谁若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求分一杯羹,那就阴毒的可以。只是需要记住林肯的一句名言:“你可以一时蒙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蒙骗一些人,但不可能永远蒙骗所有人。”(2013.3.1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