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信仰
2013-06-06 22:56:29
  • 0
  • 2
  • 104

522日《解放军报》头版发表了一篇署名孙临平的作文,题名《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能把初中老师布置的作文写得如此洋洋洒洒,颇需有一点不厌其烦的耐心,只是刨掉那些过目即忘的老生常谈,吸引人眼球的噱头只剩下一句:“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当初北朝鲜那个叫做金日成的说过:这个世界的真理很多,只有主体思想是宇宙唯一真理,其他的都是自欺欺人。不知孙某所言之“宇宙真理”是“主体思想”还是“自欺欺人”,或者只是前任总书记“要向朝鲜学习”的回声?

不打算去细究其间是非,只是想起“信仰”是啥子东西呢?

信仰就是不讲道理的坚持。基督徒信仰上帝、回教徒信仰真主、佛家信仰释迦牟尼,都是不讲道理的坚持,死认那是那就是创造世界万物的主。只有不讲道理,那“主”才得以栩栩如生、鲜活可爱。一旦讲理,就会大雨倾盆,泥菩萨身上的粉彩将被洗涤干净。马教徒比他们更不讲理,这不,世界万物尚不过瘾,要膨胀成“宇宙真理”才解馋。作者自己也承认,他的“自信在信仰坚守里”,而不是在“实践检验”里。人的实践永远不可能到宇宙中去检验“宇宙真理”的,于是它才有望永恒。

记得俺嘴边刚长毛时曾经信仰过“宇宙真理”,于是自报奋勇当了“毛主席的红卫兵”。那时真是自信满满,“信仰如炽气如虹”丝毫不亚于当今那些应声虫、跟屁虫的。直至碰壁碰得鼻青脸肿,这才得着些感悟――不是真理――做人应该学会讲理。横直不讲理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乳臭小儿,他们尚不知理;另一种是泼皮无赖,他们根本无理,故不愿或不敢讲理。

作为一种纯粹精神的寄托,不讲道理的坚持也无大碍,它至少可以填补心灵的空虚;也可省去许多麻烦,比如从欧氏几何学推衍开来的数学公理。然而所坚持者为何物,则大有讲究。倘若坚持的是人性,自己活也期盼别人活,世界必然趋向平和。倘若坚持的是兽性,你死我活或党同伐异,世界必不得安宁。这后者的祸害可谓罄竹难书,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虔诚的信仰就驱动了多次十字军战祸。

又因为“以信仰为魂、自觉为根”,才会有杀戮十万红军将士的“反‘AB团’”;同样,才会有斯大林的肃反杀戮;才会成全希特勒的疯狂;才会令“彭大将军”蒙冤至死;才会在风调雨顺的和平年月里整出几千万饿殍;才会演绎出“打倒刘邓陶,再踏上一只脚”;才能导致柬埔寨四分之一人口死于波尔布特的屠刀下!所以邓公转述毛意:在英法美那样的体制下,这类惨剧是不可能发生的。也即,在宪政体制下不可能造成这类惨绝人寰的悲剧。如果从这个角度理解宪政属于资本主义,倒也甚大错,因为资产阶级是讲道理的,不似无产阶级那般粗俗野蛮。

只有信仰才会导致“历史虚无主义”,它不讲道理地遮蔽自己屁股上的臭屎,比如大跃进导致的几千万饿殍,比如文革中那些践踏人类文明的狂潮。在“‘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喧嚣声中,文过饰非被演绎到极致;假如导致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三千余万饿殍的暴政不能否定,那么人世间还有什么应该被否定的东西?另一方面,不准否定彰显着蔑视民命之价值观,意味着不在乎再折腾一次。登峰造极的“历史虚无主义”倒打一耙指责别人是“历史虚无主义”,如同光屁股的皇帝指责围观者没有穿衣服。这种天良丧尽毫无廉耻的语言暴力,是行将到来的暴政之先导,不讲道理到如此地步,这信仰堪称文明所不齿的最龌龊的垃圾。

如今,大殿上响起“中国梦”的鼾声,两千多年磕头虫们高调颂祷“吾皇圣明”之劣习再次风靡神州大地。稍有自知之明者理应看到,历史上那些王朝的垮塌,一是因阿谀奉承的奸佞之徒“捧杀”,二是既得利益的贪婪之辈蚕食,而专制之体制必是滋生这两种蛀虫的温床,腐败衰朽是它们无可回避的宿命。要说“宇宙真理”,这才有点靠谱。

2013-5-27,于旧金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