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旧史新说
  • (4)

再读托克维尔(完整版.续)

(接上)感悟之四:法国大革命按照托氏论断属于“以宗教革命形式展开的政治革命”,“它的影响可以说已从地图上抹掉了所有的旧国界。”托氏另有《片段与按语》一书,在那里他认为法国大革命“对个人权利的蔑视以及对少数派的压制”比短暂的暴力更具破坏性后果,更糟糕的是给予这种蔑视和压制合法化的政治学说,照此学说个人权利根本微不足道,事实上就是个人本身被践踏。他还认为大革命留给后世的遗产是取代个人的“群众”观念,

  • 4903
  • 0
  • 14
  • 0
2013.03.25 21:25

再读托克维尔(完整版)

有报道称王岐山常委几次推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于是乎这本书便热销起来,据说一度卖到断档。又在《共识网》上瞧见朱学勤教授的演说,洋洋洒洒结合着中国的具体实践解读此书,感觉老朱借题发挥之意甚浓,虽然总体而言老朱所言不差,但某些地方过于离谱。例如“最后就是父债子还,路易十六就是在还他爷爷路易十四,他父亲路易十五的债。击鼓传花,传到路易十六,结果就是这个盘子到他手里崩了。”作为注重法国史的历史学

  • 12070
  • 1
  • 30
  • 0
2013.03.25 21:20

俄罗斯知识分子与社会

—读金雁新作《倒转“红轮”》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金雁教授的新作《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金雁是以近世俄罗斯为专攻的学者,所著颇丰,本卷似应为其集大成作品之一。只是同时又有些担心,如今“快餐文化”盛行,这等大部头估计有时间与兴趣读它的人怕是不敢望《丰乳肥臀》项背的。金作是一部厚重的大著,书本身近700页,谈论的主题也十分厚重:几代俄罗斯的知识分子论争的历史沿革。本书副题称“心路”

  • 6046
  • 0
  • 10
  • 0
2013.03.25 10:30

何新撼树谈何易

在《草根网》读到何新大作《我就是要颠覆欧洲历史中心论》(以下简称《颠覆》),牛气十足。印象中的何新,是一位以“帝王师”自诩的文人,听他那口气,若不是他给中南海衮衮诸公许多教诲,我们至今恐怕还在“吃大锅饭”。早在何新红得发紫时,我读何文便常常一笑置之,因为在中国此类活宝实在太多,无甚思想深度,却有哗众之勇,那些喝彩与掌声其实都很廉价。或许老何确已江郎才尽,或许中南海那帮弟子已经不屑于再听“帝王师”

  • 6526
  • 5
  • 27
  • 0
2013.03.25 10:26

没有更多了